寶藤生物與上海長海醫院和火神山醫院合作共同揭示托珠單抗治療新冠肺炎的臨床療效和安全性

20 October 2020

[寶藤生物]

當前,我國疫情處于常態化防控階段,人們工作生活步入正軌。但在疫情爆發初期,眾多醫護人員逆行在戰役前線,為守護人民安危作出巨大貢獻。上海長海醫院的一批醫護工作者主動要求支援武漢,義無反顧選擇了逆行,他們在抗疫一線,爭分奪秒、夜以繼日地戰斗,為疫情防控貢獻自己的力量。

與此同時,為了將他們與新冠病毒斗爭的經驗分享給世界各地的醫護人員,上海長海醫院聯合火神山醫院和寶藤生物,收集了新冠肺炎患者在接受治療過程中完整的臨床信息包括初診和治療過程中的各項臨床指標、藥物療效和患者預后等信息。回顧性分析了托珠單抗在治療COVID-19患者的作用并觀察托珠單抗干預IL-6的療效,揭示了托珠單抗治療新冠肺炎的臨床療效和安全性。研究成果《Efficacy and safety of tocilizumab in COVID-19 patients》于2020年10月發表在Aging-US。


研究背景

截至目前,全球累計報告新冠肺炎確診病例已超過四千一百萬,死亡人數已超過一百一十萬。其中,細胞因子風暴可能是影響COVID-19患者死亡率的重要因素。白細胞介素-6(IL-6)在急性炎癥和細胞因子風暴中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證據表明干擾IL-6對COVID-19具有潛在的治療作用。托珠單抗是一種重組人源化抗人IL-6受體單克隆抗體,可抑制IL-6與受體結合,阻斷IL-6介導的信號通路。一項21例重癥COVID-19患者的研究結果表明托珠單抗是重癥COVID-19患者的有效治療方法。然而,研究中的患者病例較少,仍需更多證據評估托珠單抗在COVID-19患者中的臨床療效和安全性。

研究方法

本研究統計了火神山醫院的181例COVID-19患者臨床資料和治療效果,其中92例患者接受了托珠單抗治療(托珠單抗治療組),89例未接受托珠單抗治療(常規治療組)。我們分析了托珠單抗治療前后的臨床表現,CT影像變化和實驗室指標,并將這些結果與常規治療組進行了比較。同時利用邏輯回歸分析研究了托珠單抗治療組COVID-19嚴重程度和并存疾病對患者臨床癥狀改善的影響,并評估了危重癥COVID-19患者不良預后的風險因素。

主要研究結果

托珠單抗治療1-3天后,大部分COVID-19患者的臨床癥狀得到緩解。邏輯回歸分析結果表明,與普通型和重癥患者相比,危重癥患者咳嗽未改善的風險更高(OR=7.000, P=0.001)。除此之外,疾病的嚴重程度和并存疾病對患者臨床癥狀的改善無明顯影響。

表1 托珠單抗治療組COVID-19嚴重程度和并存疾病對COVID-19患者臨床癥狀改善的影響

在托珠單抗治療三天后,大多數患者的體溫下降并逐漸接近正常范圍(圖1A)。隨后其臨床癥狀基本得到緩解。在接受托珠單抗治療1周后,大多數患者的C-反應蛋白(CRP)水平明顯下降(圖1B)。有趣的是,盡管接受托珠單抗治療的患者病情得到明顯改善,但其IL-6水平卻明顯升高 (圖1C)。所有患者在接受托珠單抗治療前均出現胸部CT影像異常,但在接受托珠單抗治療1周后,大多數患者的CT影像表明病情好轉。

圖1. COVID-19患者托珠單抗治療前后的最高體溫、CRP和IL-6變化趨勢

邏輯回歸分析表明最高溫度、最大心率和乳酸脫氫酶水平的升高與托珠單抗治療前危重癥COVID-19患者預后不良相關。此外,最大心率、白細胞計數、血小板平均體積,血尿素氮、血清鈉和CRP的升高與托珠單抗治療1至3天后危重癥患者預后不良相關。

表2 危重癥COVID-19患者不良預后的風險因素

討論

與先前報道一致,我們也發現托珠單抗治療后患者的IL-6水平升高,這是因為托珠單抗與IL-6受體的結合抑制了受體介導的IL-6清除,導致其在血清中積累。CRP主要受IL-6調控,本研究中大多數患者在托珠單抗治療后的CRP水平明顯下降,這意味著細胞因子風暴基本得到了緩解。基于用藥指南,托珠單抗可以有效改善COVID-19患者的臨床癥狀并減緩病情惡化。但是,人體免疫力、疾病的嚴重程度和綜合治療方法也與患者預后十分相關。盡管這些結果看起來很有希望,但仍需更多的證據和高質量的臨床試驗來了解托珠單抗在COVID-19中的療效。當然,開發疫苗是預防COVID-19的最有效方法。

作為國內臨床分子診斷領軍企業,寶藤聯合國內重點高校、研究機構及臨床單位共同承接了多項國際與國內精準醫療重大科技創新項目,具備完整的覆蓋腫瘤、慢病、婦幼、感染、腸道微生態等各類疾病的分子診斷系統解決方案,為醫療檢驗檢疫提供共性支撐與公共服務平臺。目前,寶藤與國內重點高校、研究機構及臨床單位合作,發表文章及重大項目申請累計100余項,助力醫院的學科建設和科研水平的提升。